首页  >  军事  >  《放养年代》:七零后被“放养”的童年
《放养年代》:七零后被“放养”的童年

时间:2019-11-07 11:10:52
[摘要] 海军方队受阅队员归建途中,在候车厅等车时也坐得笔挺,引不少乘客围观。

长期以来,儿童文学创作有两种视角。一是假设儿童不是“人”,把儿童说成是人类的低端。另一种是将儿童视为“人”,儿童是“成人”,在另一个维度上具有复杂性。马笑泉的新书《长袜时代》(The Age of Stocking)写于70年代之后,从第二维度开始,向一代人的童年致敬。

近日,“童年的流浪与秘密成长——一场“放养时代”的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召开。新书作者马笑泉、评论家张莉、作家傅秀英和王王晓分享了他们对“放养时代”的阅读体验,并讨论了“童年的流浪和秘密成长”的话题。

马笑泉1978年出生于湖南隆回。他的作品发表在当代的《收获》等出版物上。他目前是湖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是小说《失落的城市》、《袜子年》、《银行档案》、《女巫之地的传说》、短篇小说集《特纳集》、《幼兽集》、中篇小说集《愤怒的青年》的作者。

《长袜时代》回顾了马笑泉的童年。这本书描述了任冲和任安的童年故事,他们于20世纪70年代末出生在一家机械厂的普通工人家庭。两人在工厂和其他孩子一起度过了他们狂野的童年,无意中在成人世界中发现了许多可怕的秘密。随着工厂的逐渐衰落和社会动荡的变化,任何兄弟的家庭也发生了重大变化。父母离婚后,任安被判给他的父亲,他深深地卷入了赌博。后来,他遭遇了各种事件,最终走上了充满危险的道路。

这部小说从童年的角度叙述。当作家中年回到学校学习时,他童年的记忆被纯净的精神所照亮,于是他以小说的形式呈现了人生的轨迹,回顾了生命之初的美丽与残酷,以及长袜时代成长的秘密。在呈现一个舒适的童年时,作者表达了他对童年的看法——被忽视和遗忘的复杂性在于简单,而像成人世界一样,它充满残酷的竞争。

这是70年代后的童年记忆,但它不仅仅是为70年代制作的。“我也希望我女儿能看看。他们在囚禁中长大。他们不知道他们的童年是什么样的。因此,这本书可以说是写给我们、我们的孩子、甚至我们的父母的,这样他们也可以了解我们这一代人,包括我们共同的童年经历、童年情感、童年美学、我们童年的世界观和我们对生活的理解。这也是“囚禁中长大”的巨大魅力。”傅秀英说道。

马笑泉

童年记忆:1970年后一代的记忆

“艺术是艺术,因为它能与时间竞争。我们通过文字、绘画和歌唱来唤起失落。马笑泉以自己独特的方式唤起了那一代人的童年记忆。”张莉说。

谈到70年代后的童年记忆,马笑泉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群被称为“绿色工人”的人。他们是工厂的年轻工人。那个团体是一个特别有趣的团体。他们不同于工厂里的孩子和他们称为主人的那一代,也就是这些孩子的父母。他们是那个时代的年轻人。

在年轻一代的工人中,他们开始以自己的方式解构它。他们也在模仿。他们是中国最早受到港台文化熏陶的一代。他们被上一代人或在他们那半辈子长大的人嘲笑为追随时尚,不做他们正在做的事情,甚至四处游荡。在这项指控中,他们大胆地走了半步而不是一步。

“我的印象很清楚,工厂里总有一两个女性环保工作者特别招摇和大胆。当喇叭裤第一次到达时,它们总是第一个或两个穿上。蝙蝠战衣也是第一两个穿上的。我记得当我四五岁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十个手指被涂上了特别的红色。我半开着看了半天,视觉冲击难以形容。”马笑泉仍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一年的那些照片。

通过对70年代以后作家作品的研究,张莉发现70年代以后的作家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他们喜欢回忆过去的十或二十年。这可能是因为他们赶上了上世纪90年代,当时他们大约在70年代后的20岁,而90年代的情感观点和价值观非常不同。价值观的破裂让这群人回顾他们的童年,在童年和现实的对话中找到自己的清晰和安全感。

童年叙事:儿童视角的另一种解读

在他对童年的惯常回顾中,马笑泉也在不断地用自己的眼睛审视大量当代文学的童年叙事。在他看来,儿童文学在某种意义上隐藏着对童年的叙述,他称之为“纯粹的叙述”。“当他们回顾自己的童年时,他们过滤掉了童年时期一些更复杂、更深刻的东西,马笑泉称之为童年时期的黑洞。”这种事情可能会有意无意地忘记我们的记忆,并掩盖它,使我们成为纯粹叙事的儿童恶魔。最终,我们会让自己相信童年是纯洁的,无辜的,无辜的,我们会变成纯粹的叙事儿童恶魔。”马笑泉激动地说道。

与“写什么”和“怎么写”的问题相比,马笑泉更注重“为什么要写”。谈到创作这本书的初衷,马笑泉坦率地承认,这是基于他的反驳,即文学中的童年叙事和童年经历在现实中被模糊和过滤,并给了它一个“混沌的修正”。“不管我做得对不对,首先,我忠于我的个人经历。这是其中之一。其次,我想做一个全面的介绍。”作为湘军的一名少将,他的犀利和率直反映在这本书里。

同样是作家的傅秀英也有同感。同时,她认为这部小说从童年的角度概括了这部小说令人震惊的品质。“童年无聊的流浪觉得这个世界太长了,但是当我们回顾过去的时候,你会发现生命太短暂,所以肖泉把短暂的时间描述为如此之长、短暂而漫长、缓慢而迅速、温柔而特别寒冷。”傅秀英说道。

童年的消失:影像时代童年的消失。

“我从哪里来”是几乎每个孩子都会问的话题。傅秀英认为这对于孩子来说真是一个天真的问题,充满了关于无边无际的世界的问题。每个孩子都是哲学家,每个孩子都是天生的小说家,他能编故事和讲故事,他们的眼睛似乎能透视未来,他似乎模糊地看到命运的面孔,一个孩子在这巨大的命运面前,这巨大的时间洪流在这敏感而脆弱的表现面前值得我们反复审视。

在今天的视频和录像时代,孩子们被敦促长大成人。根据张莉的分析,《长袜时代》正是从孩子们理解的成年人的角度出发的。书中的孩子看世界时,他有很多价值观,但也有很多他不太理解的东西。他需要理解。这种“理解”是成人世界的人教给他的。这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几乎所有难题在成人社会中都被放大了。因此,这部小说的另一个魅力在于,它是为成人写的,是为儿童写的,也是为儿童写的。

在创作过程中,马笑泉还以另一种方式提醒身为父母的读者:“成人在质疑孩子天真无邪的探究。如果他们草率处理,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它会影响孩子的生活,这个孩子可能是我的孩子,也可能是你的孩子。”

云南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atchaka.com 平头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