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  >  连毛主席都赞美的这对夫妻,他们的爱情故事竟从湘绣坊里开始的
连毛主席都赞美的这对夫妻,他们的爱情故事竟从湘绣坊里开始的

时间:2019-11-14 11:33:14
[摘要] 而在电影之外,更有一个“湘绣女”的真实爱情故事催人泪下……一九四九春夏,新中国胜利在望,此时的毛泽东主席想到的是为新中国牺牲的无数先烈,特别是与自己一同组织领导秋收暴动的夏明翰和他的妻子郑家钧,她是一

温/张庆庆

由王晖和杜娟领衔,王家和黄瀞怡主演,袁伟杰和顺治伊安主演,唐国强和王建以友谊演出。由著名导演周琦执导、曾力和张小玲编剧的电影《过礼》于9月20日在全国发行。

主要的革命历史电影《国丽》用独特的主题“湘绣”讲述了一个惊心动魄的间谍故事。这部电影由此推出,不仅再现了湘绣所代表的湖南文化经久不衰的艺术魅力,也生动地展现了国民党在湖南解放前夕疯狂反击、不甘失败的一幕。

除了这部电影之外,还有一个让人们哭泣的真实爱情故事《湘绣女人》...

1949年春夏季,当新中国胜利在望时,毛泽东主席想到了无数为新中国牺牲的烈士,特别是与自己一起组织和领导秋收暴动的夏韩明和他的刺绣妻子郑嘉俊。她绣了工农革命的第一面旗帜。

王家在电影《国庆日》中扮演郑嘉俊

1920年秋天,夏韩明来长沙见毛泽东,他很久以前就崇拜他了。第二年冬天,在毛泽东和何叔衡的介绍下,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在长沙从事工人运动。他领导人力车工人罢工,迫使长沙县政府宣布减少汽车租赁。也是在这个时候,湘绣女工郑嘉俊在掩护领导罢工斗争的夏韩明时,右臂中弹受伤。夏韩明经常来看望她。在接触过程中,双方谈了各自的理想,交流了革命经验,表达了相互的感情。

爱情的时间过得很快,几年的爱情加深了这对革命夫妇的感情。1926年4月的一天,毛泽东来到夏韩明的房间,看见他洗衣服。他感慨万千地说:“韩明,是时候找个搭档了!郑顾俊对你不是很好吗?”夏韩明回答,“好家庭!祝你在家好运!”毛泽东高兴地说:“你们两个有着相同的兴趣和目标。早点成家!”

电影《国庆日》的剧照

世界上只有一个好家庭。世界上谁比韩明好?

据毛泽东介绍,1926年农历九月初四,郑嘉俊和夏韩明在一栋破旧的房子里举行了婚礼,新房位于长沙市清水塘四号。当时,虽然婚礼很简单,婚礼上,何叔衡、李韩伟、谢觉哉、郭亮、易李荣和龚银兵都参加了婚礼。他们还送了礼物给这对夫妇。何叔衡送了一个墨盒和一个笔筒,李韩伟送了一对精致的小罐子,易李荣送了一个上面刻着红色快乐字样的金鱼缸。与此同时,李韩伟、何叔衡、谢觉哉等人也送给他们一副对联:“世界上只有一个家庭比韩明好。”

1927年春节前夕,两人搬到长沙市王璐一号花园,与毛泽东和杨开慧合住一个院子。从春节开始,夏韩明和郑嘉俊同意下班后不去看望亲戚朋友,全心全意地帮助郑嘉俊弘扬他的文化。从阿拉伯数字到普通汉字,从诗歌和歌词到马克思列宁主义,夏韩明教妻子在家学习文化。他像在湘江中学和工农夜校一样认真。他充分准备功课,详细解释,一遍又一遍地煞费苦心。

电影《国庆日》的剧照

根据郑嘉俊的回忆,“仅仅说‘一’这个词就持续了一个晚上。”在夏韩明的带领下,郑嘉俊迅速成长起来。后来,大革命失败了。面对白色恐怖,她陪夏韩明坐在政府办公室里,传递秘密,做同志,甚至假扮贵族家庭的女儿和高贵的妻子,巧妙地对付敌人,最终制伏了对手,成为夏韩明的得力助手。一天晚上,夏韩明一进屋,就高兴地对妻子说:“贾军,我给你买了一件好东西。”看到丈夫安全回家,郑嘉俊非常高兴。当她听说她给自己买了好东西时,她更高兴了。她向他打招呼,问道:“什么好东西?”

夏韩明神秘地取笑她说:“猜猜看!”郑顾俊半天没有猜到。夏韩明看到她的担心,笑着打开了手里的纸袋。原来是一颗闪亮的红色珠子。虽然郑嘉俊很高兴,但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给她这个,笑着问为什么买了这个。夏韩明俏皮地说:“你对在手指上戴戒指满意吗?我还在纸上写了两首诗!”听到这里,郑嘉俊很快打开了那张覆盖着红色珠子的纸,发现上面真的写着:“我把红色珠子作为礼物送给我的心。我希望你的心和我的一样!”读完这两首诗后,郑顾俊突然意识到丈夫为什么给她这颗红色的珠子。她明白丈夫希望她永远怀有一颗赤子之心,忠于人民、党和共产主义事业,在严峻的考验面前永不改变主意。

她既高兴又兴奋。她小心翼翼地包好红色珠子,用坚定而无限深情的眼睛看着丈夫。她很久没说话了。夏韩明牺牲后,这颗红色的珠子成为她纪念丈夫的唯一珍贵遗物。“坚持革命,服从我的意志”革命同志和生活伙伴,从相识、互谅、相爱到结婚,现在都被阴阳分开了。一个人怎么能不悲伤呢?!

王家卫,电影《国庆日》的静态照片演员

丈夫牺牲妻子成为刺绣女人成为地下派对

在信中,夏韩明忍住悲痛,安慰妻子:“不要悲伤,不要充满泪水。看看这个世界,几对夫妇已经在一起生活了一百年。”与此同时,夏韩明在他的家书中展示了他坚定的革命意志和死亡的精神境界:“韩明长期以来一直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流了他的头和血。”面对敌人的折磨,夏韩明宁死不屈。1928年3月20日早上,当执行官问夏韩明是否还有什么要说的时候,他喊道:“是的,给我拿笔和纸来!”因此,夏韩明写了一首正义的诗:“斩首没关系,只要教义是真的。杀了夏韩明和其他人!”

当夏韩明被击落时,他仍然在读他的奉献诗。诗歌就像一个人,每个字都是珍贵的,每个字都是血,笔是心!这首诗是他的性格,也是他崇高的信仰!几天后,得知丈夫去世后,郑嘉俊极度悲痛地为丈夫写了一首祭祀诗:“红心献给党,一生献给人民。抬头往刑场洒血,忠诚的灵魂依然环绕着汉阳城。追悼会晚了,哀悼加深了。前天,鹦鹉岛是红色的。没有骨骸精神,革命后仍会有人来。”夏韩明英年早逝后,郑嘉俊听从了丈夫的遗言:“云螭期待着独自实现”和“坚持革命,服从我的意志,发誓把真理传播给所有人”。

一方面,她坚持从事革命活动,同时她努力抚养女儿。1930年,郑嘉俊从长沙来到上海,为一个大家庭做家庭佣工。他受到雇主的欢迎,因为他擅长湘绣。事实上,郑嘉俊在做家政工人的时候也是一名地下交通官员,主要是为上海的地下党收集和保存文件,然后在指定的地点交给指定的人。所有的工作都是在一条线上完成的。她以惊人的勇气和勇气继承了丈夫的事业。

福建11选5投注 香港彩购买 北京28下载

© Copyright 2018-2019 atchaka.com 平头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